作 協 | 劇 協 | 影視協 | 音 協 | 舞 協 | 美 協 | 書 協 | 攝 協 | 民 協 | 曲 協 | 雜 協 | 評 協 | 企業文聯 | 文藝志愿者協會 | 藝術培訓中心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彭學軍定點深入生活作品《黑指》研討會,專家們這么說(二)
發布時間:2019-08-19 10:03:32

8月4日,由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辦公室、江西省文聯、江西省作協、二十一世紀出版社聯合主辦的彭學軍定點深入生活作品《黑指》研討會在南昌召開。省內外作家、評論家、文學編輯30余人參加研討。今天,江西文藝微信公眾號發布專家們的研討心得第二期。

 

李曉君  省文聯辦公室主任  省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  中國作協會員

《黑指》讓我想起土耳其作家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兩者之間有著許多相似的旨趣。《純真博物館》通過民族文化傳統的深度展示,為當代土耳其人的精神生活提供了背景。《黑指》則深入景德鎮這座“瓷都”,以少年兒童的視角對傳統瓷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做了可信而感人的表達。在彭學軍的創作中,始終呈現著“淡定與從容”、“溫暖而詩性”、“單純與寬闊”的特質。淡定從容是彭學軍寫作的氣質,也是她的生活狀態,不激不厲,優雅平淡,始終堅守自己創作的領域,不為外界所動;溫暖詩性是她作品的底色,在她的作品中,成長的歡欣疼痛,始終彌散著人性的善良與柔軟,如初夏的陽光溫暖明亮,詩性的語言與精巧的結構,使她的作品值得細細品讀回味;單純使她數十年如一日在兒童文學這口深井里挖掘勘探,孜孜不倦,樂此不疲,但并不妨礙她創作題材的多樣豐富多樣,充分體現出了一個優秀作家具有的情懷與社會責任感。

 

范曉波  省文聯滕王閣文學院院長  星火雜志社主編  中國作協會員

彭學軍寫的首先是文學,她對于作品的思想、結構與語言的苛求,與所謂的成人文學作家沒有兩樣。唯一不同的是,她寫這些作品時兼顧了兒童的部分閱讀特性。因此,她的寫作是有經典意識的,她瞄準的不是市場,是人心與時間,她不甘心寫那種大賣一時卻剛出生就死亡的東西。作為經典意識的最新成果,《黑指》這本小說也回答了一個俗套的問題:文學怎么承載地方文化并帶動它走向更廣闊的時空?是把地方文化當作直接書寫對象正面強攻,還是另辟蹊徑尋找更隱蔽更自然的路徑?彭學軍將對陶瓷文化心理上的愛與親近,附體到一個名叫黑指的少年身上,她通過黑指走近窯和瓷的內核。黑指這個嶄新的文學形象,又牽著古老的陶瓷文化,走向廣大少年與成人的閱讀視野。
彭學軍不僅用佳作挫敗了時間的淘洗,也以某種卓然不群的人生風貌挫敗了時間的侵蝕,她讓更多因外在的失敗感而投入文學的人看到一種希望:寫作與現實的關系不一定必然地緊張和錯位,一個作家,也可以活得像彭學軍那樣優雅、自然,單純,美而自知,卻始終不為美所累。以后我們的文學組織或許會再給彭學軍舉辦一次表彰儀式,不僅表彰她的不斷獲獎,也表彰她與時間對抗的佳績。


 

楊劍敏  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 星火雜志社副主編  中國作協會員

我在出版系統工作了將近二十年,深知絕大多數出版社對自己社里擁有的作家藝術家往往采取一種約束的態度,而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對自己擁有的資源和富礦,則極為敏感和珍惜,并進行了充分的挖掘。這樣一個大氣的出版社,與一位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形成了一種相得益彰、互利雙贏的完美合作格局,在全國文壇都十分罕見,值得許多文學機構借鑒和學習。同時,因為自己從事過兒童題材的長篇小說創作,深感兒童文學創作的不易。彭學軍的作品看上去輕描淡寫,云淡風輕,但從事過小說寫作的作者會敏感地意識到作品里面潛藏的嫻熟技巧。她的筆觸如庖丁解牛,在一些狹窄的縫隙里流暢地運行,而并不傷及文字的“刀刃”。對于正在成長的年輕一代兒童文學作者來說,彭學軍的寫作和成就是有著一定的啟示意義的。

 

陳蔚文  創作評譚雜志社副主編  中國作協會員

作為兒童文學作品,《小王子》比成人的宏篇巨制帶給我的東西更多。再是E·B·懷特的許多作品,它體現的“懷特式”語言藝術構造了一個迷人的兒童文學世界。再有新美南吉,他的代表作《去年的樹》,短小雋永,言簡意深。列出這些作品是為了說明,優秀的兒童文學具備一個共性:打通孩子與成人的世界中那條通道,在故事性以外更有精神性。彭學軍的兒童小說中亦透露出這種對精神性的追求:關于愛,關于成長,呈現出對童年生命形態的追尋與超越。

 

程箐  贛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黑指》將男孩黑指的成長巧妙地放置于傳統與現代沖突這一特定的時代背景之中,通過五號老窯的拆除與迷你五號窯的重建,以及家族珍品祭紅壺的破碎與重塑來講述黑指心靈成長的歷程,這使得作品講述的不單單只是一個普通少年的成長故事,而是與家族使命以及中國傳統文化傳承緊密交融在一起的富有深厚文化內涵的成長故事。
彭學軍成功塑造了黑指這一少年形象。他在時代的變遷中不僅深刻地理解了祖輩、父輩對燒窯、對瓷藝的鐘愛與糾結,并且找到了他成長的方向,他決定傳承祖輩、父輩“不省人工,未減物力”的瓷藝精神,適應時代的變化,努力成長為一名長壽的陶瓷藝術家。小說的最后黑指建了一座窯送給父親,他的成長既讓父輩獲得了前行的力量,也讓我們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黑指》的敘事技法也有很大的突破。小說的結構非常精巧,“燒窯”“拉柸”“塑形”“窯變”“燒窯”五個篇章,既表明了瓷器藝術品的成形過程,也預示了黑指的成長歷程,從“燒窯”起,又以“燒窯”終,然而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重復,過三個階段的淬煉,無論是瓷還是人,都讓窯火焙燒得光潤而又華美。

 

楊寧  贛州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在彭學軍的“男孩不哭”系列作品里,新出版的《黑指》可以說是最獨特的一部。如果說在之前出版的“男孩不哭”系列的《森林里的小火車》《浮橋邊的湯木》中,傳統與現代的沖突是男孩的成長過程中的一段插曲,那么,在《黑指》中,作者則有意識地把黑指的成長完全置于傳統和現代的沖突之下,在文化傳承中表現黑指的成長。
瓷廠、燒窯,瓷器街,這是景德鎮祖祖輩輩的生產、生活方式。然而,現代社會的發展,這一切都在發生變化。而五號窯的命運是這些變化具體體現。五號窯曾給黑指的太爺爺、爺爺帶來榮光和苦澀,也讓黑指的爸爸無比熱愛和眷念,并且給黑指留下了溫暖的童年記憶。如今,它卻面臨被拆除的命運。五號窯的命運伴隨著并且潛移默化地影響著黑指的成長。《黑指》最后,黑指執著地要燒一座迷你五號窯送給爸爸。而且他還向爸爸宣告,將來他要做一個陶瓷藝術家,而且,至少活到一百歲。由此,我們可以欣慰地看到,傳統文化在延續,而且會一直延續。黑指在成長,不斷地成長。

 

喻虹  兒童文學作家  中國作協會員

我深深地被《黑指》所體現的文學神秘性打動了。首先是題材的神秘。任何一件瓷器的成形、出品過程是神秘的。其次是人物的神秘。黑指的太爺爺在一次封窯后離開人世,他的最后一窯燒得近乎完美;黑指的左手竟然和爺爺一樣長了一顆痣,這好像是一個世代以燒窯為生的家庭既定的宿命。第三是情節的神秘。家族世代傳下來的祭紅,被黑指打碎,而黑指在瓷器街碰見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祭紅,并認定這個祭紅是被他打碎的那個祭紅的雙胞胎兄弟。但是到最后,這個祭紅和他的主人一樣,下落不明,給讀者留下了無窮的想象。
這部作品帶給我最大的觸動是傳統文化如何適應并融入新時代,在文學作品中要如何去表達、去體現。在《黑指》中,傳統文化并不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消失,而是用另一種全新的方式融入了我們的生活。由此我想到了自己入選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的作品的創作,題材同樣指向傳統文化——宜春版畫,《黑指》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啟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閱讀《黑指》,彭老師也建了一座窯送給了我和像我一樣的兒童文學作家。

金朵兒  兒童文學作家  中國作協會員

《黑指》是一本有著一種內在的光的小說。這種光跟古陶瓷一樣,是一種“閃閃的寶光”,需要足夠用心,才能品出書的厚樸、溫潤的味道。從中可以體現出彭學軍兒童文學的特質,厚重、樸素、真誠、溫暖,富有少年的崢嶸之氣。她的作品是自成格調的。

《黑指》從頭到尾都有一種古瓷一樣的氣場。讀著這本書,這種氣場就一直在我的身心繚繞,讓我感到如瓷般溫潤,溫暖。無論是寫黑指和家人之間的親情,還是黑指和小天之間的友誼,都像書中“5號窯”一樣的篤實,也像瓷坯被窯火燒得光潤、華美,這些情感在時光里定格,讓人感動。彭學軍就是一個像古陶瓷一樣的人,精致、典雅、溫潤,越活越有一種內在的“寶光”,讓人發自內心欽佩、喜歡、愛戴!

 

鐘林嬌  兒童文學作家  中國作協會員

讀《黑指》,感覺彭學軍就像個制瓷人,用心用情的雕琢,送給了我們一部如瓷器般精致的作品。彭學軍的文字詩意且充滿靈性,像“手了解泥,泥也明白手……”這樣的文字在作品中處處可見,讀來是一種美妙的享受。同時也給了我啟發,創作地域特點的作品,原來可以寫得這么美!

《黑指》給我最大的感觸是“勇氣”。在傳承與發展的碰撞中,黑指、小天和金毛不斷成長,雖然黑指和小天是孩子,卻給予了大人“勇氣”。五號柴窯停燒,爸爸選擇了逃離,黑指和金毛合作燒制了一個迷你五號窯送給爸爸,給爸爸帶去了勇氣。小天也給了爸爸勇氣。爸爸出獄后,他們一家人去了一個陌生的城市,得知爸爸無法割舍對瓷器的熱愛,他提議用“抓鬮”的方式,促使爸爸選擇了回歸。作品中的勇氣,也傳遞到了故事之外。

 

姜蔚  二十一世紀出版社編輯  江西作協會員

此前讀過不少彭學軍的作品,每本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腰門》《你是我的妹》《奔跑的女孩》,以及《戴面具的海》《森林里的小火車》《浮橋邊的湯木》。這些作品,讓我看到了彭學軍老師創作的豐富性、多樣性。
珠玉在前,更加期待彭老師的新作《黑指》。《黑指》的裝幀設計特別有質感,不論是紙張的選擇還是插圖的繪制都體現了責編魏鋼強老師的心血。這樣一本制作精良的作品配上彭老師精心編織的關于瓷都男孩的故事,讓閱讀更具有儀式感。
與其他三本“男孩不哭”系列作品不同,《黑指》的地域特色更加明顯,開篇男孩們天冷時去窯房撿斷磚當“手爐”、潛入江底撿碎瓷片打水漂等細節描寫勾畫出了瓷都孩子的日常生活,為即將展開的故事打上了景德鎮藍這一底色。細細讀來,你會發現書中的人物是一個完美的循環,情節的設置也環環相扣,吸引讀者隨著作者的思路進入瓷都的人文世界。在我看來,這是2019年不得多得的一部兒童現實主題小說,它足以在眾多兒童小說中讓你眼前一亮!


彭學軍是中國當代兒童文學作家群中具有重要影響力的實力派作家之一,她生于湖南吉首。現為二十一世紀出版社編審,一級作家,江西省作協副主席,已出版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散文集六十多部,代表有《你是我的妹》《腰門》《浮橋邊的湯木》等。曾獲宋慶齡兒童文學小說大獎、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中國好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等獎項。先后三次獲得中國作協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作品被譯成英、日、韓等多種文字介紹到國外。她善于用浸潤著濃郁生活汁液的情節和細節,真實地呈現出普通孩子的特殊生活遭際和成長歷程,給人以深刻而豐富的情愫感染、審美享受和思想啟迪。


11选5任选2的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