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協 | 劇 協 | 影視協 | 音 協 | 舞 協 | 美 協 | 書 協 | 攝 協 | 民 協 | 曲 協 | 雜 協 | 評 協 | 企業文聯 | 文藝志愿者協會 | 藝術培訓中心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文藝創作如何體現人民性
發布時間:2019-09-25 16:50:25

一部文藝作品是否可以百世流芳,歸根到底,不僅取決于其在藝術上的新變奇巧,更要看它是否真正體現了人民的意志和歷史前進的方向,是否植根于民族文化認同和歷史記憶中,是否在審美的維度上構建了一個適宜人生存的世界,是否能夠站在現實的基座上為本民族甚至人類的未來提供新的想象、新的邏輯、新的動力、新的可能和新的路徑。

立于新時代的潮頭,重新強調文藝與人民的血肉聯系,意在凝聚、打磨一種關于“我們”的話語;意在真真切切地構造一部關于人民的訴求、人民的創造、民族的未來等的史詩;意在為這個日益碎片化、商品化、扁平化的全球文藝生產提供不同的邏輯、不同的色彩、不同的聲音。堅守人民性應是文藝創作者進行創作和評論家開展批評的基本維度之一。就此而言,應該從以下幾個方面來體現或貫徹。  

第一,文藝創作要有照亮意識。德國著名文藝評論家卡西爾在談到藝術評價標準時指出,“不是感染力的程度而是強化和照亮的程度才是藝術之優劣的尺度”。如果說人性無可避免地要徘徊于神性和獸性之間,那么文藝佳作能夠使人性朝著神性的方向生長;能夠敏銳而深切地捕捉到時代的脈搏;能夠與現實世界的人民大眾同呼吸共命運;能夠合乎歷史理性、歷史目的、歷史規律地描寫生活、表現生活。可以說,整個中國現當代文學藝術史至為閃耀的華章都是由我們的人民藝術家寫就。那些胸懷人民、鐵骨錚錚的文藝家如“俯首甘為孺子牛”的魯迅、“農民詩人”臧克家、“只為平民作畫”的齊白石、“歌唱祖國”的郭蘭英,與他們那飽含深情、質樸厚重的慷慨噭音匯聚在一起,構筑了壯美藝壇的良心。
 

遺憾的是,當前有些文藝創作卻喪失了這種進步的、積極的觀照現實的立場,喪失了照亮現實的勇氣和開拓未來的志向。人的抗爭、人的犧牲、人的追求、人的奉獻一再被無病呻吟、矯揉造作、粗制濫造的娛樂至上、娛樂至死的淺薄之作排斥放逐。好的文藝作品理應揭示現實世界或現象世界的基本邏輯;理應為禁錮于某種單一生活樣態中的個人提供想象他者世界的可能;理應為人類的共同命運提供某種寓言式的洞見和警示。否則,文藝作品就無從感應、撫慰、扣問、觸摸、撞擊人們的內心。因此,文藝創作應該始終葆有照亮意識,要給人以光亮、方向和暖意。  

第二,文藝創作應堅持中國文化的主體性。人民既是一個歷史概念,也是一個文化概念。當我們談人民的時候,一定是談一個有著歷史積淀、文化傳統、情感認同的民族共同體。因而我們的文藝創作要有鮮明的主體意識,要有文化自信,它應該是在自己的文化血脈中孕育并生長出來的。那些經得起時間汰洗的文藝精品幾乎無一例外地秉承著優秀傳統文化的氣脈與精髓,并對文藝創作和社會風氣起到引領作用。那些飽含著中國氣派、中國味道、中國風格的文藝創作如老舍的小說與戲劇、徐悲鴻的繪畫、梅蘭芳的舞臺藝術、阿炳的音樂、賈作光的舞蹈等,必會歷久彌新,永駐人心。
 

我們常說,文藝作品應該反映現實、直面現實。現實是什么呢?現實是全球化與現代化交織互動的當下的中國現實。那朝向未來的現實必定攜帶著歷史的印記,而歷史的印記又滲透進我們民族文化的血液之中。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或民族,在歷史的沖刷與形塑中,會形成自己獨特的語言、習慣、行為方式等,但在他者文化或文明的撞擊與侵蝕下,會呈現出某種焦慮狀態。身份認同之所以會發生,正是由于我們遭遇到了異己的他者。如果沒有強烈的民族自覺意識和主體意識,民族復興就很難實現。堅持中國文化的主體性,就是要根本性地堅持中華民族的文化價值觀,堅持創作主體的中國文化身份。創作者要有極為清醒的文化自覺,從傳統的藝術表達、藝術意蘊、藝術情感中獲取營養,著眼于現實和民族前途,建構當代的中國文化。

第三,文藝創作要站在人民的立場上,為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歌唱,為我們的新時代歌唱。文藝創作應該傾聽時代的聲音,與現實世界的人民大眾同呼吸共命運;應該真切地描繪生活,歌頌人民;應該將書寫的筆觸落在人民群眾的真實需要、共同愿望、奮斗歷程上;應該充分揭示在通往自由王國道路上的美景與路障。那些哺育和供養了數代人的文藝作品,如詩歌《我愛這土地》、小說《平凡的世界》、電影《青春之歌》、歌劇《白毛女》等無不體現著最為廣泛的人民性和最為樸素真切的時代性。正是因為這些文藝作品裝著人民,呼應時代,才真正為人民所接納,并構成了我們這個國家的文化記憶。
 

反觀當下,諸多的文藝創作已不再凝視生活,更多地是凝視資本或者自我凝視。文藝創作關注和表現的領域更多地集中于個人的身體、空洞的表象、多金的回報等方面。而關于歷史、民族、社會、文化等的表述則被刻意地壓縮、抽離乃至懸置。這些文藝作品除了展現一些自戀的主體、感官的刺激、虛無的價值觀外,從中根本就看不到時代的進步與挑戰,聽不到人民的呼聲與需要。

現實并非寂靜無聲,它時刻要求我們駐足傾聽,傾聽人民的心聲,傾聽他們的悲喜與歡憂、夢想與需要;并且能夠直面現代化進程中的困難和挑戰、問題與挫折。中國正經歷著史無前例的大變革、大發展、大繁榮,新時代的文藝工作者應當有足夠的底氣來書寫這種巨變,鼓舞人民銳意進取、開拓創新。

(作者:蘇勇,江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第二屆全國文藝評論新媒體骨干培訓班學員)

(來源:中國文藝評論網)

 


11选5任选2的投注方法